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掌乾坤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七章 秦刚传来的消息
    吕家主大喜,连忙伸手接过药水和药丸,立即派遣了一位长老拿着药丸前去救治寨中的病人。

    随即吕家主又派遣其他长老和弟子们,出了山寨,结队在附近的山林中搜寻查证,要确定一下妖兽是否如梁诚所言被消灭干净了。

    虽然清凉寨的高层都信任梁诚,但毕竟兹事体大,不落实清楚是不行的。

    花了一天功夫,派遣出去的人纷纷回来报告所见所闻,所有状况都证明了这位杜言长老所言不虚,他不但消灭了作怪的妖兽,还将感染瘟疫而死的各种尸体集中焚烧干净了,最大限度地消除了瘟疫的影响。

    数天之后,寨中那些染上瘟疫的人也全部都被治疗痊愈了,清凉山寨外部环境也完全恢复了正常,一场几乎就要发作的大疫情被及时遏制了,山寨中的修士和凡人们喜不自胜,谈起杜言这位新晋的长老来,都充满了感激之情。

    诸事已定之后,吕家主决定要大摆筵席来给杜长老庆功,梁诚向来不喜欢这种热闹,连忙婉言谢绝。

    梁诚侃侃而谈,言道清凉山寨经历劫难之后元气未复,此时不宜劳民伤财,还是抓紧时间耕作,以免错过农时,一番大道理讲得吕家主也无言以对,心中也赞叹杜长老这种不慕虚名的高风亮节,只好连连点头,当即取消了各种庆祝活动。

    以梁诚目前在清凉寨的功劳和威望,当然不必再去做这些琐碎之事了,每天只是在自己的宅子里安心修炼,一面等待着秦刚的消息。

    在自己的宅子里坐定之后,梁诚取出一枚戒指,这东西正是得自太阴主人的储物戒指,先前梁诚由于修为太低,不敢佩戴,现在既然已经进阶高阶修士之列,已经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当然可以使用这个更好的储存之物了。

    不过梁诚也没有将自己手腕上的储物手镯取消,因为自身所携带的物品杂七杂八的还真是不少,于是还依旧保留着储物镯装各色材料和丹药。

    至于储物戒指中,梁诚只是把斗法要用的法宝和一些价值高的东西纳入其中,这样一来,取用的速度就更快了,并且这个戒指里的内部空间也非常大,还可以装很多的东西在里面,梁诚微笑着想,自己现在能存储的地方已经很多了,所缺者,唯一个大型宝藏而已。

    由于清凉寨条件颇为简陋,周遭灵气也很一般,梁诚觉得在此并不能很好的修炼,于是在一边等待消息之时,一边开始参悟天罡院的那个无形符的奥秘。

    一上手,梁诚就感到无形符的炼制难度比之藏行符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不过梁诚不忧反喜,这说明一旦掌握了这种符箓,使用起来甚至可以瞒过分神修士的眼睛。

    虽然学习这种符箓极为困难,但是梁诚拥有天工巧艺珠这种逆天之物,依然可以在不长的时间内掌握这种神奇符箓的炼制方法。

    弄清楚了无形符的基本概念之后,梁诚暂时停止了对此符箓的参悟,因为担心现在使

    用天工巧艺珠会错过秦刚传来的消息,于是梁诚转而开始研究起从桑神渊得到的那颗龙珠来。

    梁诚发现自己只要持有这颗奇特的龙珠,对于各种江河湖泊中的水就有一种奇特的亲和力,好像是能将它们驱使自如的感觉,只是不知道在大海里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梁诚决定今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到海里试试这颗龙珠的威力。

    转眼之间,时间就过去了大半个月,这天梁诚正端坐在房中参悟那颗龙珠的用法,忽然感到自己屋外的上空一阵气机波动。

    梁诚连忙开启洞察天目,目光穿过屋顶,朝着上方的天空看去,只见上方数百丈的天空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转了几圈随即消失不见,接着有一物从漩涡中飘了出来,然后垂直朝着自己的宅子直落下来。

    梁诚的洞察天目早看清楚那东西正是半个多月前自己交给秦刚的万里传声符,看来现在秦刚的消息总算是传来了。

    那枚万里传声符飘然降落下来,轻巧地穿过梁诚打开着的窗户,直接飞到了梁诚的手中,没有惊动其他任何人。

    梁诚手指轻轻一捻,那符箓“呼”一下就被一团红色的火苗所笼罩,慢慢燃烧起来,同时从燃烧的火苗中传出一个声音,正是秦刚那干脆的语调:“梁兄!我已经回到永安城七天了,经过我多方打探,没有发现军方有对你不利的企图,杜帅还亲自召见了我,嘉奖了一番,同时还曾问起你的下落,不过我推说不知道含糊过去了,我觉得你可以放心回来了。另外,这次的任务竟然是完成了,原来是你们学院的莫秀峰夺得了那枚宝贵的桑神叶,我们都莫名其妙算是辅助有功,将会得到不少嘉奖,但是我有一种感觉,觉得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顺利,好像那桑神叶也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背地里有军方大佬在悄悄议论此事,具体细节以我的身份无法清楚知道。好了!情况就是这样,回来与否,请梁兄自行定夺!祝一切顺利!”

    梁诚听完一笑,心想果真如此,那片桑神叶是天罗蚕弄的假货,不但不起作用看来还拐走了大玄**方孵化的那头天罗蚕,看来大玄国针对北章的一番谋划也彻底成空了。

    两个国家今后还是会维持现状,这样倒是正合梁诚心意,没有发生巨变就对了,他觉得这也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了。

    既然局势并没有变糟,大玄军方好像也不会太针对自己,梁诚便打算近期返回大玄国去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采取一些手段,不能毫无准备的贸然回去。

    接着梁诚仔细思考了一刻钟,心中已经拿定主意,于是走出宅邸,到吕家主所在之处拜访,跟吕家主诉说了告辞之意,吕家主闻言一脸懵,没想到梁诚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梁诚又取出一个储物袋,递给了吕家主:“家主,这些东西就赠与清凉寨吧,我看兽潮之后,寨子的实力恢复缓慢,接着又受到了蜚兽的影响,灵田上半年的收成恐怕是要降低

    不少的,这点东西算是我一点心意,请不要推辞。”

    吕家主觉得梁诚这次算是挽救了清凉寨,可是寨子里还没有好好款待他几天,他就要走,心中不舍,于是出言苦苦挽留,梁诚却始终不为所动。

    最后吕家主看看梁诚去意坚决,只好点头,问道:“杜长老,你打算何时动身?我好率众长老相送。”

    梁诚笑道:“吕家主,咱们修真之人讲究个去留随心,既然要走,当然是即刻便要动身了,至于送行什么的,就免了吧,杜言这就告辞了!”

    说完梁诚朝吕家主施了一礼,身子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去,瞬间便不见了踪影,吕家主呆呆看着梁诚消失的方向,惊诧莫名,口中喃喃道:“这……杜长老竟然能凭空飞行,莫不是修为已到高阶了?但这怎么可能呢?即使是高阶修士,在这桑神山区域,也会被压制修为的啊!”

    吕家主叹了口气,顺手打开储物袋一张,顿时惊得合不拢嘴,只见储物袋中有许多法器和灵石,价值不下数百万。

    这些东西在梁诚眼里虽然不算什么,可是在清凉寨这样的小村寨,那妥妥的是一笔巨资,对寨子的帮助极大。

    且不说吕家主如何诧异,却说梁诚离开了清凉山寨,一路朝着东偏北的方向而去,一路尝试了御剑飞行和缩地挪移术,两相对比之下。梁诚发现还是缩地挪移法的速度最快,比御剑飞行的速度还稍快一点,但是御剑飞行对于灵力的消耗是最小的。

    总的来说,由于进阶了结丹期,梁诚的遁速比以前提升了好几倍,就是毫不依仗外物或者施展法术的空身飞行,也比以前的最快速度提高了好几倍。

    按说梁诚是完成了大玄**方的任务返回自己的国家,实际上只要前往镇南关报到,让镇南关守将核实了身份,就可以通过传送阵一路传送回到国都永安城去。

    可是梁诚还是不太信得过军方之人,担心他们做出什么过河拆桥之举,于是打消了使用传送阵的念头,决定自己赶路回去。

    这样一来路程可就十分遥远了,记得当初是被老帅杜心泉带到天空极高处的青冥层来到了西南边境一带的,虽然那次行走耗时不多,可是走出去的路程何止几十万里,现在要完全凭借自己的能力赶回去,梁诚估摸着大概要花费接近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到达国都永安城。

    由此可见,现在自己已经进阶结丹期的修为,和杜心泉这样的合体修士比较起来,实力还是天差地远,完全无法望其项背。

    不过以梁诚目前的修为,长途赶路并且穿越一些存在妖兽的危险地带已经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了,就算再不济,依仗现在的遁速,即使打不过也还是逃得掉的。

    这种危险梁诚觉得可以冒一冒,要是直接相信大玄**方,使用传送阵的话,万一出现变故,人家真的想要对付自己,那几乎就毫无逃脱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