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掌乾坤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八章 公主府
    不过,梁诚并不打算完全凭自己的能力长途跋涉回永安城,要是像那样花上一个多月的时间,冒着许多风险穿越一些妖兽横行的地区,其实是一个不明智的行动,实际上他只是不愿意在镇南关使用军方的传送阵而已。

    虽然镇南关并不完全归大玄国军方指挥,他们实际上是直接听命于桑神教的,但是那里毕竟是大玄国西南边境的一个军事要塞,理法上并没有独立出去,朝廷该调拨的军饷平时一文也不会少他们的,所以大玄国军方的影响毕竟是摆在那里的。

    梁诚如果直接去镇南关使用超级传送阵,那形势就好比是一个天平,一端是大玄国军方,一端是他梁诚一个人,孰轻孰重,人家镇南关守将会倾向于哪一边显然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大玄国军方真的不愿意放过他梁诚,那么贸然前往镇南关表明身份的结果肯定是当即就被扣押,然后交由军方处置,那时命运就不掌握在他自己手里了。

    考虑到这种风险,梁诚的计划是放弃在镇南关免费使用超级传送阵,自行前往大玄国西南部边陲的一个大城,在那里自掏腰包使用中等距离的传送阵。

    然后一级一级分两三次采取中距离传送的方法,往国都永安城那边去,如此一来,费用不但很高,并且还需自理。

    唯一的好处是不必查证身份,这样就脱离了大玄国军方的掌控,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梁诚想,与自身安全相比,多耗费一些灵石用于传送肯定是可以接受的,并且到达了永安城之后,也不要贸然行事,不能就这样直接回天罡院报到,梁诚觉得若是大玄国军方真要对付自己,凭以往的经验看,南宫院主并不值得信任。

    梁诚计划先去驸马都尉府投奔于子山,毕竟于子山是自己可以完全信任之人,然后再顺理成章通过于子山再联系上五皇子呼延若尘,将自己参加任务的前因后果告知于他,相信按自己所了解的若尘公子的秉性,总是会支持自己的。

    有了这个大玄国五皇子站在背后,将自己已经安全返回国都的消息放出去,只要知道的人多了,自己就算是安全了,那样一来大玄军方即使曾经对自己有过什么不利的想法,也只能放弃了。

    将计划全盘想好之后,梁诚毫不犹豫朝着东北方向疾行,因为据梁诚所知,在前方大约三万余里处,有一个中等城市,名叫扬武城,也算是大玄国西南边陲的一个重要城市,梁诚虽然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但是对这个城市也有所耳闻,所以知道那里一定有传送阵可用。

    结果还算不赖,梁诚从西南边境桑神山区域一路赶到扬武城,只花了不到两天的时间,路上也十分顺利,并没有遭遇什么高阶妖兽的袭扰,到了扬武城后,事情就更加简单了,无非就是花费灵石传送而已。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变换了面目的梁诚,经过了三次中距离传送,终于走出了位于永安城东的传送点,接着一路朝着于子山的驸马都尉府而去。

    梁诚这次变化成了一个鸡皮鹤发的老者形象,就如同在桑神圣地渡五衰劫时的样子差不多,之所以这样做,梁诚也是经过一番考虑的。

    因为灵界毕竟是个修者的天下,若一个修士看上去十分老迈衰朽,一般说来就是此人资质不行,在修炼上可以说是前路不通,已经差不多到了寿元将尽的时刻。

    这种模样的老修士一般很不受人待见,没有多少人愿意主动搭理他们,如此却正中梁诚下怀,因为这样就可以减少与人接触,避免麻烦。

    于是梁诚就以这幅老迈形象,故意慢慢地步出传送阵,再穿过传送大厅往外走,果然发觉四周的大部分修士都对自己都报以那种有些鄙视的眼光,看来这个模样的老修士确实是没人愿意搭理。

    出了传送点,梁诚慢慢走到驿站,雇了一辆兽车,直往驸马都尉府而去,看着永安城宽阔的街道和路边熙熙攘攘的人流,梁诚心中感慨,经历了桑神圣地的一番磨难,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不过这次回来的心境与上次相比却又有些不同,梁诚感到稍稍有些失落,甚至在心底涌现了一点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感受,再没有了上次那种回家的兴奋之情。

    很快,兽车就到了驸马都尉府的门前,梁诚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慢慢下了兽车,然后看了看驸马都尉府紧闭的黑底镶满金色铜门钉的府门,再四下扫了几眼,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3800

    只是梁诚觉得驸马都尉府的这个府门显然是在近期经过了一番修葺,显得焕然一新,看来驸马都尉府的威势也是越来越强,显然于子山混得不错,虽说他目前还是一个学院弟子,但是他的地位也是越来越稳固了。

    就在这时,梁诚的眼光扫到府门上的牌匾,这才发现整个牌匾已经换掉了,以前的驸马都尉府的牌匾早已不见踪影,现在的府门上方高悬着“清河公主府”这五个斗大的隶字。

    “哎呀!”梁诚一拍脑门,心道看来子山与清河公主已经是完婚了,自己因任务出行的这一趟行动,大约耽搁了半年多的时间,现在已经错过了好友于子山的婚礼。

    那么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已经变成清河公主府的宅邸是个什么状况,于子山若是已经与公主殿下双宿双飞,自己好像也不便前往打搅了。

    想到这里,梁诚所化的衰朽老者茫然止步,站在公主府门口一时不知道何去何从了,就在此时,门房中忽然走出一个人来,朝着梁诚躬身施了一礼道:“老人家,家主吩咐在下在此等候您,他想请您进府一叙。”

    梁诚见此人却是个熟人,正是王管家,只是梁诚心中奇怪他怎么会在这个当口出现,又为何说出什么家主邀请进府一叙的话来,不由得脸上露出少许惊讶之色。

    王管家见状哈哈一笑:“老人家不不疑虑,我家家主通晓卜算之术,料定今天会有一位老者来访,所以今早便吩咐我在此等候您,我看您年高德勋,所以就判断要等的人就是您,应该是没错吧?您难道不是来拜访我家主人的吗?”

    王管家这样一解释,梁诚立即恍然,心想子山现在的卜算之术好生厉害,看来那一部卜经已经修炼的很有火候了,自己人还没到,他就已经算到端倪了。

    梁诚心中微微一热,也通过今天这事感到子山时时都在牵挂自己,他肯定是经常起卦为自己卜算,这才能早早感知自己的到来。

    梁诚并不想被王管家识破身份,于是微微一笑道:“老朽正是前来拜访驸马都尉的,如此便烦劳管家带路了!”

    王管家点点头:“老人家,请随我来!”说完举步往前引路。

    梁诚跟着王管家穿过侧门,进到公主府大院中,这里也算是梁诚常来之处了,时间过去了半年,四周的景物依然变化不大,算是熟门熟路。

    梁诚举目四下略微看了一看,只见这个府邸格局虽然未变,但是细微处修建得越发精巧繁复,景致优雅非常,也许是因为于子山与公主两人新婚不久的缘故吧,整个府邸中的建筑都装饰得富丽堂皇,充满了喜庆之气。

    王管家带着梁诚却没有往厅堂方向去,而是一路穿过小径走廊,直接往府中那个人工湖的湖畔而去,梁诚也不多问,只是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终于两人走到了湖畔的一座亭台之旁,王管家停下了脚步,转身对梁诚道:“老人家,我家主公就在前面的亭中等候您,请您过去吧,小人告退了!”

    梁诚朝王管家拱拱手,道了一声有劳之后便朝着前方的亭台走去,沿着湖畔小道上了几个台阶转过去之后,果然见到前方的一个精致的凉亭中坐着一个人,这人中的身材,面貌俊朗,正含笑看着自己,正是好友于子山。

    于子山见到梁诚后站起身来迎出了凉亭,口中笑道:“诚哥,你都这么老了,不知今年高寿啊,怎么变化成这个样子,莫不是不想让人见到你的本来面目?”

    “哈哈哈!子山,好久不见了!”梁诚也笑了起来,伸手往脸上一抹,立即恢复了本来面目:“还没有恭喜子山和公主殿下成婚,没想到这次竟然错过了你们的婚礼,现在我也没有准备贺礼,真是惭愧啊!”

    “唉!”于子山也叹息道:“诚哥你没能参加小弟的婚礼,我也一直觉得是一件让人引以为憾的事情啊,至于贺礼什么的诚哥你就不必往心里去了,咱们兄弟之间哪里还在乎这个。”

    于子山拉着梁诚来到凉亭中坐下,亲手沏了一盏茶朝梁诚递过去之后说道:“诚哥,这次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使你被天罡院除名后又不辞而别,这其中的隐情你告诉我,如果有什么需要兄弟去办的事情,我于子山绝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