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掌乾坤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九章 出仕
    梁诚悠然端起茶来先浅啜一口,然后问道:“子山,怎么就你一人在府中?公主殿下呢?”

    “她呀!”于子山道:“完婚之后不到半个月,她就又回到千机门去修炼了,实际上她很少回府,所以我这里除了府名改了一下,其它的跟以前也几乎没什么两样。”

    “原来是这样。”梁诚心想公主殿下果然还是像个千机门的核心女弟子,并没有多少大玄国清河公主的感觉,子山和她在一起应该还是很轻松的。

    于是两人在凉亭中慢慢喝着茶,梁诚将这次桑神山之行的前因后果细细和于子山说了一遍。

    听完梁诚的叙述,于子山吁了一口气道:“没想到在最近这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诚哥你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说起来虽然危险,但是竟然由此进入了结丹境界,真是好啊,唉!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个修为啊。”

    梁诚笑道:“子山,你也别着急,我看你修炼的也很顺利,现在已经进阶到了融合中期,这个速度也不算慢了,何况你的功法可以趋吉避凶,胜在安稳,危险很少,说起来比我老遇上一些提心吊胆的事情要好得多了。”

    于子山点头道:“说的也对,诚哥,你遇上的那些危险状况,换了我恐怕完全无法对付,那就是死路一条了,所以还是现在稳妥,也更适合我,慢是慢一些,但我也不急。”

    既然听完了梁诚的经历,于子山也明白了梁诚的担心,略微思忖了片刻道:“诚哥,我看为今之计,我还是带你去找我大舅哥去,只要见到了他,然后把你完成任务顺利回到国都的事情往外面一宣扬,大玄国军方纵使还有什么想法,也只得作罢了。”

    梁诚笑道:“还是子山考虑得周全,若尘公子肯定是有能力护住我的,那我就听你安排吧。”

    于是于子山立即起身,让梁诚还是变成先前那一副老者的形象,以免走漏消息,然后吩咐下面人备好车,随即带着梁诚往府外便走。

    不一会两人已经驱车奔驰在都城宽阔的街道上了,梁诚往外面张望了一下,发现这条路有些熟悉,正是几年前于子山带自己走过一遍的前往谪仙楼的那条大路。

    “原来若尘公子今天是在谪仙楼啊。”梁诚嘟哝了一句。

    于子山道:“是啊,原本他也不常在那里,可是这几天他似乎有什么心事,天天在谪仙楼抚琴,这倒是凑巧,免得还要到他的府里找他,那就难免有一大堆规矩和礼数要遵守,不免拘束得多。”

    不一会,两人已经来到了谪仙楼之下,于子山带着梁诚径直往楼中便走,楼下外围的守卫显然都认识驸马都尉于子山,都默默施礼之后退在一边,并没有人上前来阻拦他。

    走进塔楼之后,一名青衣小厮朝着于子山与梁诚施礼之后,走在前面带路,引着二人往楼上走去。

    这谪仙楼共有五层,呼延若尘总是喜欢在顶楼抚琴,这次于子山梁诚二人刚来到四楼,便听到琴音响起,其声清越高洁,节奏明快,使人仿佛眼中看到了一株傲雪寒梅,鼻中也隐约闻到梅花的清香,正是一曲梅花三弄。

    梁诚不禁驻足聆听,脸上也开始变化,没多久就变回了自己的形象,不再有丝毫老态。

    青衣童子见到梁诚的变化,面露惊恐正要呼号,于子山及时制住了他,然后朝他摇摇头后又放开了控制。

    那童子静下来之后又看了看梁诚,发现自己认识他,记得以前驸马都尉也曾带他来过,顿时心中释然了,只是觉得这位公子的易容术可真是了得。

    三个人便静静站在楼梯上,聆听着音律,于子山虽然并不精通音律,但是在听到这明快优雅的曲子之后,情绪也颇受感染。168

    直到呼延若尘琴曲奏到一半,忽然音调有些变得高亢了,于子山叹道:“我虽不通音律,却隐隐感到若尘兄这是在思慕高洁之士啊,可是为何有了一些急切之意呢?”

    梁诚微微一笑,尚未答话,却听到“叮”的一声,琴曲猛然止住了,好像是琴弦断了一根,这时楼上呼延若尘开口道:“这是子山来了吗?还不快上来。”

    于子山与梁诚相视一笑,往上楼上走去,等他们来到楼顶厅堂,呼延若尘一眼看到梁诚,立即起身迎了过来,惊讶道:“梁师弟,你回来了,半年前听说你得罪了杜帅,已经不知所踪,若尘一直在为你担心,若不是子山算定你肯定是有惊无险,实在是让人心忧不已啊,来来来,你且将事情原原本本跟我说说。”

    言毕呼延若尘拉着梁诚走回厅中,分宾主坐下后,左右奉上香茗,梁诚又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和呼延若尘又说了一遍。

    最后梁诚笑道:“让若尘公子牵挂了,梁诚心中不安,好在这件事情倒是真如子山所说的,确实有惊无险,我也算是得到了一些小小的机遇。”

    呼延若尘哈哈大笑:“好好!你这可不是小小机遇,这可是大气运啊!想当年,愚兄的修为还远远超过你,如今呢,愚兄还在融合后期蹉跎岁月,而师弟都已经成结丹修士了,这真是可喜可贺啊!”

    “是啊是啊,诚哥真是个天才人物。”于子山也笑道,然后又对呼延若尘说:“公子,我想诚哥毕竟打伤了杜帅的外曾孙米天成,算是和大玄国军方有了一些过节,万一那边有人要对付他就麻烦了,所以我才带他来见你,你给拿个主意吧。”

    呼延若尘沉吟了片刻,说道:“梁师弟如今已经进阶结丹,这个修为在天罡院已经可以出师了,不知道梁师弟是否愿意在朝中领个差使,我倒有个合适的位子可以举荐师弟,只要你今后给朝廷办差,有个官身,大玄军方也必然不会因为跟你有这么一点点误会,就把你怎么样的,即使他们还想做什么,朝廷也不会容忍的。”

    梁诚闻言心中稍有些犹豫,心想自己一直想和这些达官贵人们保持距离,免得不得自在,可今天看来,反而是自己主动贴上去了。

    若是今天接受了呼延若尘的举荐,今后自己就算是绑在了他的战车上了,往后自己的命运就与他休戚相关了。

    呼延若尘当然看出了梁诚眼中的犹豫之色,但是他却并不催促,只是含笑而坐,静静等待着梁诚的下文。

    梁诚问道:“不知道这个差使具体是做什么?若尘公子方便透露一下吗?”

    呼延若尘道:“当然可以说,是这样的,在我大玄国最南部,濒临星云海之畔,有一座城池,此城名曰望海城,原先的城主是一位结丹修士,一个多月前在冲击元婴境界时不幸陨落了,因此那里的城主之位出现了空缺,这一段时间也正是朝廷考核吏治,查余补缺的时节,因此朝廷现在正在为委任好几处地方的新任城主一事伤脑筋。”

    梁诚皱眉道:“这个望海城我也曾听闻过,那是我国最南端沿海的一座大城,这种规模的城主之选,难道不应该至少是一位元婴修士吗?怎么听公子所言,原来的那位城主竟然没到元婴境界呢?”

    呼延若尘解释道:“一般来说,朝廷委派的大城城主的确是元婴修士,可是望海城有些特殊,那里虽说人口众多,可是附近一带已经是颇为偏僻了,远离大陆灵石矿脉,加之上古之时曾经发生过人族海族大战,将那里的修炼环境给毁掉了大半,所以灵气甚是稀薄,也因此高于结丹的修士们都不愿意去那里,即使是结丹修士到了那里,由于灵气稀薄,修炼进展也会受影响,这样一来,虽然望海城出了缺,可是愿意到那里赴任的人却不好找啊。”

    于子山一听就觉得不好,于是插话道:“公子啊,去那个鬼地方当城主实在不是一个好差使,我看还是不要让诚哥到那去当什么城主了,灵气不足影响修炼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

    “嗯,这也是我有所顾虑的地方。”呼延若尘道:“为了躲避大玄军方潜在的一点小小的威胁,就到那个贫瘠的地方去,实在是有些委屈梁师弟了,不过如果将目光放远一些,就可以看到一些望海城的特殊之处,实际上,担任望海城的城主未必是件坏事。”

    于子山不解:“那种贫瘠的地方有什么特殊呢?”

    呼延若尘道:“那地方处在陆海交接处,正是我们人族与海族对峙的前沿,情况向来很复杂,虽然两族已经相安无事几千年了,但是古时是爆发了无数次战争的,之所以望海城周边如此灵气匮乏,据说也和远古时的战争有关,所以朝廷委派到那里的城主都是能员干将,庸碌之辈是不能胜任的。”

    呼延若尘说到这里,忽然问梁诚:“梁师弟,你可知道三千年之前,担任望海城第三任城主的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