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有系统的石头要修仙 > 章节目录 第60章 重大发现
    一个时辰后,清剿小队的梭形飞舟离开江家山谷,返回青庐城。

    傍晚时分,崔正安匆匆出城,一路上快马加鞭,只用了平日一半的时间,就赶到平阴山脚下,径直进了后山别院。

    片刻后,别院之中响起一声低吼,以及茶盏落地的碎裂声。

    内厅。

    崔正伦面沉似水,焦躁地在地上来回走动,边反复地怒声道:“这怎么可能?竟然会失手?”

    崔正明依旧端坐主位,神色也是颇为难看,眉头紧皱,默然不语。

    在他下首的崔正安,更是如坐针毡,不时扭动一下身体,圆胖的脸上也没了往日笑眯眯的模样,而是愁眉苦脸,面有忧色。

    一息之前,他刚刚将行动失败的消息,告知两位兄长。

    “这消息确认过了吗?”半晌,崔正明沉声道。

    崔正伦也立刻停止转圈,抬起头来紧盯着崔正安。

    “沈管事派心腹来传的话,这还能有假吗?”崔正安苦笑一声。

    他又何尝不希望是误传,只是他留在城门口望风的手下,当时也亲眼看到展云海走下飞舟,还押着四名阶下囚。

    “抓了几个活口?”崔正明又道。

    “一死四伤,全都被带回来了。”崔正安继续苦笑,“如果都是影杀的人倒还好,我派人去侧面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其中一个竟然是宋威。”

    “宋威?”

    崔正明微微一愣,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莫名有些熟悉,只是一时却想不起来。

    旁边崔正伦反复念叨了两遍,忽然瞪大眼睛道:“是那个通缉犯?”

    “是他!”经崔正伦一提醒,崔正明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大约是半年前,黄岭谷赵家失盗,损失了不少财物。

    当时事情闹得还挺大,毕竟在云雾山地界,有胆子有能力,潜入筑基家族捣乱的人寥寥无几,所以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青庐城,几乎是尽人皆知。

    后来听说是九彩城流窜来的散修做案,过了没多久,赵家就通过乾元门发布了通缉令,悬赏抓捕散修宋威。

    而宋威之名,也随之在青庐城周边传播开来。

    据说此人实力颇为不俗,在九彩城就是有名的惯盗,专门挑选各个家族下手,甚至还曾经潜入过一个金丹家族之中。

    虽然刚一进去就触动阵法,露了行迹,但却能在近百人的围追堵劫中,全身而退逃之夭夭,自此便名声大振。

    只不过,他也因此得罪了金丹大能,成为九彩城榜上有名的大盗,悬赏金额高达百枚中灵。

    这样一来,宋威在九彩城自然是混不下去了,只得流窜到其他地方避风头。

    至于这一次,不知道是怎么被赵家看破行藏,也跟着放出一张通缉令来,顿时让他在青庐城也扬了名,一时之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只是这个宋威显然不是浪得虚名,从赵家脱身之后,就消声匿迹不知所踪,所以这张通缉令,也就成了投入深潭中的小石子,不过掀起一小股波澜,就很快平息下去,再也没了动静。

    当初因为赵家给出的悬赏颇为丰厚,崔家还曾经凑热闹,派出人手去追踪宋威的下落,而负责此事的,正是崔正伦,所以他才能立刻回想来,这个宋威是何许人也。

    “这影杀是怎么回事,怎么搞出这种乌龙来?”

    还不等崔正明发表意见,崔正伦就横眉立目,怒气冲冲地道。

    “不是说他们自成一派,从不用吸纳外人,为什么又冒出个宋威来,这不是添乱吗?”

    他这话虽然是发泄怒火,有些没头没脑,但也不完全是无的放矢。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只是影杀的人,那么可以确认绝对不会牵连到崔家。

    但是多出一个宋威来,就是多出一个变数。

    毕竟这个家伙,得罪的可不仅仅是赵家,还有九彩城的金丹大能,谁知道牵扯到最后,会从他身上扯出点什么惊天大事来。

    万一他贼胆包天,偷了什么功法秘宝之类的,到时候追根就底,搞不好连影杀都要被连窝端,那就难保崔家不跟着遭池鱼之殃。

    “谁说不是呢。”

    崔正安附和一声,叹了口气接着道。

    “现在那四人已然被押往乾元门,这个时候,估计已经进了刑堂,这万一招出点什么来……”

    “这倒不必担心。”崔正明微一摆手,胸有成竹。

    怎么说,崔家在乾元门也是经营多年,有渠道有人脉还有过硬的靠山,其他的事情不能保证,至少在这件事上,即使真露出点首尾,也可以轻易抹平,至少目前看来,还不足为虑。

    “对对,若是在青庐城中,人多眼杂,倒还有些不好办,”

    崔正伦这会儿也冷静了不少,跟着点头道。

    “这进了乾元门,事情就只归刑堂管,反而不用担心了。”

    不过崔正伦如释重负,崔正安却是依然眉头紧锁,眼中满是忧虑之色。

    “大哥,乾元门那边自然不必太过忧心,只是影杀那边……”崔正安看着崔正伦,忍不住地道。

    因为展家名声在外,所以这一次影杀派出的,似乎是青庐分部的二把手,虽然只是筑基初期,但是实力强悍,还有极为诡异的特殊手段,据说就是在影杀总部之中,也是有名有号的,现在这人不仅被抓了活口,还落入了乾元门手中,只怕影杀这边可不好交待。

    也正是困为忧虑此事,他才会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亲自赶回来报信,

    “这……”崔正明脸色越发地难看。

    崔正安的话,正好戳中他的忧心之处。

    影杀的行事风格,向来是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而且这一次二把手被抓,可以说是青庐分部近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甚至有导致整个青庐分部覆灭的风险。

    这样重大的责任,不仅他背不动,青庐分部的一把手也背不动。

    偏偏此事又是因崔家而起,依他对那个家伙的了解,对方绝对不会善罢干休,而且绝对会拉他们下水,死也要找一个掂背的。

    此时此刻,崔正明不由得万分后悔。

    后悔不听三弟的良言劝阻,执意要跟影杀合作,搞得事情落到如此地步地,这下只怕是要彻底被拖上贼船了,再想要脱身难如登天。

    正在这时,一道黑影毫无预警地破窗而入,擦着崔正明的头皮疾掠而过,咄的一声打入他身后的墙壁之中。

    “谁?”

    “什么人?”

    崔正伦和崔正安大惊失色,立刻跳起来高声喝道。

    只是崔正安似有所虑,并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而崔正伦则是直接破门而出,冲到院中寻找敌人的踪迹。

    倒是崔正明,在一惊之后,很快就恢复平静,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但神情之中却是没有丝毫意外之色。

    “好了,稍安勿躁。”

    崔正明对着崔正安一摆手,边起身往外走,边道:“你们在此稍待,我去去就回。”

    说话间,他已然走到院中,也不理会满脸问号的崔正伦,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大哥。”

    崔正伦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但他也听到了崔正明的话,所以并没有追上去,而是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凡崔正安。

    “老三,大哥这是要去哪儿?”

    “进来再说吧。”

    崔正安收回视线,看了眼永远少根筋的二哥,忍不住摇头叹气,转身走回屋中。

    主位上方,正对屋门的墙壁之中,嵌着一枚完整的红色果子。

    果子已然熟透,红色的果皮薄如蝉翼,在灯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青色的纹路。

    同一时间。

    别院后山某处。

    崔正明飘身落地,左前方山石的阴影之中,立刻有一道黑影显出身形。

    那人中等身材,气息微弱,一身黑衣几乎跟夜色融为一体,他的样貌看起来也极为普通,属于混人堆里,转眼就找不到的类型。

    不过崔正明却很清楚,对方实力远胜于他,不仅精通易形换影之法,而且极为擅长隐匿,如果不是有意现身,即使是站在他面前,他也未必能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你的情报有误,展家小子是练气七层。”

    那人冷冷开口,语调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以及隐隐的怒火。

    “情报得自乾元门,不会出错。”

    崔正安知道对方只是要借题发挥,并不是真的认为崔家提供假情报,所以也不着急,淡淡地解释道。

    “展云海资质本就不差,已然在六层停留三年之久,此时突破倒也不算意料之外。”

    “我观他的气息,沉稳深厚,可不像是刚刚突破。”

    黑衣人冷声道,不过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只是道:“乾元门那边,可以办法周旋?”

    “没有。”崔正明摇头,直截了当。

    他知道对方是不想损失人手,而这也是一个平息对方怒气的机会。

    但这种事确实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毕竟身后的靠山只是靠山,而不是他崔家老祖,能够看在他们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保得崔家无事,已然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且如今正值特殊时期,影杀和宋威无论哪一个,都牵连不小,冒然出手,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惹来一身臊,得不偿失。

    当然其间的利益考量,崔正明自然不会说出来,黑衣人显然也心知肚明,是以并没有继续提出要求,而是默然片刻后,沉声道。

    “此次行动损失惨重,甚至可能动摇青庐分部的根基,如果拿不出足够的功劳,我对上面也无法交待,到时候,你崔家也难以置身事外。”

    “何必说得如此严重。”

    崔正明虽然万分不想跟对方合作,但也知道想撇清根本不可能。

    如今他已然是骑虎难下,唯一的办法,只有一条道走到黑,彻底解决掉展家,才能永绝后患。

    想到这里,崔正明也有了决断,很干脆地道:“展家庄里有多少好东西,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只要除掉展云海和展忠,那些宝贝自然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展忠不过是条看门的狗。”黑衣人冷笑一声,“展云海是展元嫡子又是家主,身上必然有大秘密,只有抓住他,才能真正控制展家。”

    “你想怎么做?”崔正明也不跟他争辩,只是提醒道,“如今兽潮将至,乾元门上下对此极为重视,这种时候,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这个用不着你操心。”

    黑衣人冷哼一声,身形微动,隐没于黑暗之中,很快便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句话,在山中缓缓飘散。

    “时候到了,我自会通知你。”

    崔正明独自静立山间,久久不语,最后长叹一声,转身离开。

    ……

    此时的展家庄内。

    展家众人正围坐一处,讨论着白天在江家山谷外遭遇袭击之事。

    而他们讨论的内容,除了猜测瘦削男等人的身份来历,为何要针对展云海以外,即将到手的好处,也是众人关注的重点之一。

    毕竟这一次,展云海是跟随清剿小队,前往江家执行清剿任务的。

    结果不仅消灭了肆虐的剑齿兽,还抓住了四个阴谋破坏的人,而且其中一个,竟然是被通缉的散修宋威,这可是一大意外收获。

    要知道,直到此时,赵家通过韩元门发布的通缉令,还张贴在青庐城城门口呢。

    而宋威之所以混入清剿小队,却没有被人发现,则是因为他脸上有着极为高明的易容术。

    所以李石在控制于无芳将人扛回来之前,不仅把他身上的东西搜刮一空,还破坏了他脸上的易容术。

    这样一来,江玄素等人返回,动手打扫战场之时,就立刻有人发现问题,揭穿了宋威的真实身份。

    其他的不说,至少赵家的悬赏,就落到了展云海的头上.

    虽然如今他们已经摆脱了经济危机,但大好的灵石,谁也不会嫌烫手不是。

    当然,展家人最在意的,还是这次袭击的幕后黑手是谁,到底是什么人在算计展云海,甚至想要至他于死地。

    由于没有任何依据,他们也只能凭空猜测,展忠更是干脆借着这个机会,帮三个小的捋一捋思路,将可能与展家敌对的势力都列了来,让他们一一讨论,既能让他们了解家族处境,打打预防针,以后遇事也能做到心中有数,不会吃暗亏。

    而李石早就知道迷底,自然也没有耐心听他们上讨论课,想着还是用老法子,找机会给他们留长纸条说明情况也就是了。

    更何况,今天有意外收获的,可不止展云海一个人,他也有一个关系到切身利益的重大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