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道迹之仙魔源起 > 章节目录 第二卷 入流云天赋初显 第219章 杀人魔头
    “什么事?你自己难道不知道?”

    云鹤长老瞪眼道,“你做事太鲁莽了,什么人能杀、什么人不能杀,难道你不知道?”

    “师尊是说那几个魔道弟子?”青晨皱眉道,“弟子……”

    云鹤长老打断道,“为师不是怪你杀人!有些人就是该杀,可是杀人不能留活口啊!现在不管怎么样,先跑为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师尊……”,青晨拉住正要收拾东西的云鹤长老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死的明白,何况现在未必就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您老人家不必太过担心,先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再想对策吧!”

    “好吧!”云鹤长老愣了愣,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原来,数月前,因为隐龙潭异象之事,修仙界最强大的七大宗门联合上山逼问原由。

    白石掌门和大长老据理力争不过,只得答应带他们亲自探索。

    本来,经过一月的探索,事情已经了了。

    谁知各大宗门又说择日不如撞日,非要举办个交流大会,让各宗的内门弟子、核心弟子相互比武定输赢,而彩头由各大宗门共同拿出。

    事情到这里,也都还在正常范围内。

    可谁知一天夜里,血月宗的蒋姓长老突然重伤而回,说是他和罗刹谷、驭兽门的杜长老、罗长老遭受到流云宗桑羊长老的伏击。

    除了血月公子无情、驭兽王子灵璧、罗刹妖女风四娘三人被一个炼气九层的小子偷袭所杀之外,所有人都被桑羊斩杀。

    这一下子激起了血月宗、驭兽宗和罗刹谷三大魔道宗门的怒火。

    第二天,三宗联合上门,誓要本宗给个交代,否则必要开战,恰好正道其他三宗也在,才勉强将此事压住,说好三天内给个交代。

    此番事情太大,又找不到你和桑长老,就在宗门一筹莫展之际,绝剑宗的清泠回来了。

    他证明并非桑羊长老偷袭魔道三宗,而是魔道三宗欲要联合起来屠杀正道三宗,就是为了抢夺离火塑体果,后被流云宗筑基长老破坏,才避免了正魔两道的火并。

    清泠的证词虽然肯定了我宗并非蓄意屠杀魔道修士,却不能证明蒋姓长老所说一定为假,但也算赢得了一丝转机。

    因为如果魔道三宗心生歪念欲抢夺流云宗宝物而杀人灭口,那么被流云宗所杀,也没什么好说的。

    同时,清泠的证词中提到了药王山的药灵传人天放,所以也需要天放出言佐证。

    天放没等回来,桑羊率先带着白灵、黄莺回来了。

    于是再次对簿公堂,蒋姓长老无法掩盖心生歪念的事实,但坚持只是想抢夺离火塑体果,没有杀人的意思,之所以后来狠下杀手,是因为流云宗修士率先杀了他们的人。

    这样,事情便明朗了:桑羊长老将魔道三宗修士杀的只剩他一人,是因为魔道三宗围杀白灵和黄莺在前。

    有此情实,魔道三宗虽然不

    服,却也只能忍住。

    可谁料,几天后,药王山天放和血魔宗血星魂联袂而回,均一口咬定你就是杀人魔头!

    他们说你不但杀了魔道三宗的无情、灵璧、风四娘,而且见财起意,还想杀药王山的人,是血魔宗的人见到后才将你击退,救了药王山众人。

    还说你修为高绝,炼气九层便可对战筑基中期修士,且心性残忍、毒辣,肆意屠杀所见到的任何修士。

    如果不除掉你,必定会成为修仙界的一大祸害,更不能平息八大宗门死伤修士的怒火,甚至会为流云宗带来灭顶之灾。

    紧接着数天内,各大宗门,不断接到弟子被你屠杀的消息,一时激起了千层浪潮!

    尽管桑羊、白灵、黄莺不断为你作证,掌门和大长老也认为你不会如此乱杀无辜。

    可是你没回来,各大宗门的幸存弟子都指证被你所伤,尤其是药王山的天放说的振振有词,他们联合逼迫宗门一定要把你交出来绳之以法。

    宗门现在只能以你没有回来作推托之词,所以你不能回来,必须马上走,才有生机。

    青晨闻言,没有立刻回应云鹤长老的话,只是冷峻的脸庞显得越发寒冷,“师尊,我说我没有滥杀无辜,你信吗?”

    云鹤长老一笑,“傻小子,我云鹤看人向来不会错,别说桑羊他们都能为你证明,就算他们都说你是杀人魔头,我也不信!”

    “再者,你是我的弟子,若是杀人,必有着不得不杀的理由,有什么好解释的?”

    “师尊!”青晨闻言大恸,“弟子确实没有做过!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话虽如此说,可是你现在非走不可!你也知道你得罪了宇文家族,现在宗门分出两种意见,一种以宇文家族为代表,他们认为你滥杀无辜、牵连宗门,是大罪人,没有必要保护你,应该把你交给魔道处理。”

    云鹤长老道,“一种以桑羊和我为代表,坚决保住你。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些人针对你,完全是惧怕你的未来,想要将你扼杀在摇篮里。为此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在这一点上,所谓正魔有别的七大门派其实是穿一条裤子的。”

    “不过你不用担心,为师跟你一起走,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为你争取到一点生机来。”

    “师尊!”青晨看着鹤发童颜的云鹤长老,不由自主地双膝跪地,眼眶湿润。

    多少天来,每一次遇到困难、险境,他都是最前面的那堵墙,根本没有时间悲伤、绝望,所以早已经习惯了独立、冰冷。

    却不想今天在这几乎整个修仙界都想杀他的情况下,还有人为他撑起一片天空,一种似曾相识而又无与伦比的归属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

    曾几何时,他的爹娘不就是这样保护他的吗?

    如果他折在这里,他的爹娘也将不复生机!

    “好徒弟,快起来。”云鹤长老颤抖着扶起青晨道,“准备好了么?我们一起逃亡吧

    !”

    可青晨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差点抓狂了。

    “我不走。师尊教导我修仙就是修心,我如果走,岂不是向恶人低头?那我以后还怎样获得一丝无暇的真心呢?”

    见云鹤长老依然担忧的表情,青晨笑了笑,“师尊放心,我自有办法让他们不敢对我动手,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好吧。”云鹤长老点了点头。

    青晨又道,“师尊,不知可有大师兄二师兄消息?”

    “你是想问你父母的情况吧?前些天,你大师兄二师兄传来消息说你爹娘遭到不明身份的人偷袭,好在都是低阶修士,被他们打发了。未免他们再次受到伤害,便在你娘的建议下,回栖霞镇古宅了。”

    云鹤长老道,“据我分析,这第一批袭击你父母的修士应该是宇文家族雇佣的散修,可第二批、第三批就不好说了。”

    “难道这个时候他们还会亲自动手?”青晨咬牙道。

    “我看不会。但是他们近来与血魔宗、血月宗走的很近,你的消息,魔道肯定知道了,以他们的行事风格,必定会派人去你的家乡,所以你必须尽快回去把他们接过来才行。”

    说到这里,云鹤长老再度拍了拍青晨的肩膀道,“不要怪师尊和宗门不接他们过来,实在是宗门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被七大门派监视,稍有走动便会被他们知道,那时就不是帮忙,而是添乱了。”

    “弟子明白。”

    “掌门派出去保护你爹娘的长老已经重伤而回,他是在你爹娘第二次被偷袭,也就是在转移的路上被伤的,好在他消灭了偷袭他的人,才让你爹娘安全到达目的地。”

    “这帮跳梁小丑,我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青晨闻言,拳头攥得嘎吱响。

    “既然你不走,那我带你去见掌门和大长老,求他们为你做主,只要他们帮忙,七大门派再大胆,暂时也不敢胡来。”云鹤长老略一沉吟道。

    青晨本想先回洞府,可想了一想后,还是听从了云鹤的建议。

    片刻后,流云宗的密室内,这是只有危及宗门安全时才会动用的密室,掌门白石、大长老上官明台、云鹤长老、桑羊长老,再加上青晨,五人围坐在一起。

    青晨本欲解释事情的始末,谁承想白石掌门直接挥手打断了他的发言,“你不用解释,我就算不相信你,我还能不相信桑长老和我女儿白灵么?”

    见青晨有些愣住的样子,大长老上官明台解释道,“离火塑体果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之所以没有大张旗鼓就是担心会被其他宗门盯上,没想到还是被盯上了。如果不是你暗度陈仓,勇猛机智,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就要成为流云宗的千古罪人了。”

    “是啊,青小子,你的那个隐身符确实厉害,还有没有?如果有的话,你贴上几张,就可以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也没有人能认出你来。”桑羊在一旁说道,“唉……还是云鹤好福气啊,收了这么个好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