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生有望 > 章节目录 第19章 就是做梦
    这一双人,明明一样的面容,一个眉眼含春,艳若桃李;一个素净娴雅,淡如秋水。

    “曲道友,一别多年,可还安好?”

    曲惊鸿还没开口,一旁的竹有音美目流转,嗤地一声笑了起来。

    见曲惊鸿面有疑色,阿音还这副模样,竹间雪知道她这妹妹又捉弄人了。

    “阿音……”她语气透着无奈。

    “曲道友,当年与你一道入了洞府的应当是我这位姐姐,你看看现在还分得清吗?”竹有音脸上止了笑,话里却还带着笑意。

    曲惊鸿长眉微拧,目光在两人身上逡巡了一圈,知晓自己认错了人,表情难得生动了许多。

    竹间雪见小妹又为难人,开口解围:“当日寒荒城一别,没想到再见面已是百年光景过去了。”

    说话间,她示意侍者送上来灵果茶点,邀几人一起落座。

    望舒从刚刚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见竹掌门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看来这竹长老是经常顶着这张面孔,在外面冒充竹掌门,可见师父上套也不亏。

    不过都有灵根,修为也差不多的双生子,在修士中还真不常见,想到方才师父窘迫的模样,她端起茶水小抿了一口,以防自己笑出声来。

    眼见师父已然从容地和别人叙起旧来,连徒弟吃没吃晚饭都忘了。

    望舒见桌上摆着几碟灵果,自顾自吃了起来。

    见她吃得欢畅,秦韵把一碟灵酥推了过来.

    望舒抬眼,这位秦师姐正冲她点头微笑,示意她不要客气。

    她吃着果子,听着几人对话。

    中间听得竹掌门说道:“这次试炼人数众多,沧洲修士几无缺席,进知音谷之前的比试跟往期不同,门内决定放在青岚城的中心广场进行。”

    看来要想进知音谷,这次压力不小。

    想了想,她冲秦韵传音:“秦师姐,不知这次参与炼气期比试的人数有多少?”

    “约莫有两万余人吧。”

    秦韵说完不由看了看掌门师伯,此次竹师伯刚坐上掌门的位子,为了帮她分担重任,师父主动揽过了试炼会的操办权,还力排众议提出了让人进知音谷的点子。

    虽然此举门内褒贬不一,但是目前结果还不错。

    最近岛上客栈爆满,丹药稀缺,法器也供不应求。

    门内几位长老现在虽然一边炼丹炼药炼器,一边抱怨不停,但是谁也说不出不满的话,谁让这一次宗门赚得盆满钵满呢!

    望舒听她说完,暗自沉思,两万人取前五百,她目前只是炼气五层,若想突破重围,这个压力不可谓不大。

    略一沉思,她跟景澈传音:“我若是想进知音谷,你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不难,要么提高自身实力,要么降低对方实力。”

    她认真请教他,却不料他如此说,闻言直想冲他翻个白眼,这算什么好方法,她刚顿悟不久,现下短短几日实力显然不可能提升,比试又不能使用符篆、阵法,凭的都是一身修为。

    至于第二个方法,更是白日做梦。

    她忍不住吐槽:“降低对方实力,还不如做梦来得快一些。”

    “就是做梦。”

    望舒听他声音波澜不惊,以为他是在嘲讽自己,无奈咽下口中的灵酥,不想理他。

    “使对方陷入幻梦,再一举出击,想取胜不难。”

    还可以这样?!

    望舒想到他的幻术,来了兴致:“你的意思是?”

    “这几日可以教你几个易上手的幻术,对付炼气期绰绰有余了。”

    “真的?”

    “只是你没有幻术的底子,想要使用幻术还需要借力。”他说到这里顿了顿,“你手上的入妄珠拿来用倒不错。”

    望舒狐疑,“就这么简单?”

    “若是用入妄珠,还要破妄珠辅助。”

    好吧,就知道没这么容易,仔细问了破妄珠的特征,两人才停止交谈。

    她想了想,开口问道:“秦师姐,不知道岛上有没有可靠的专售奇珍异宝的店铺,我想给自己添点东西,为试炼做准备。”

    “奇珍异宝阁倒不缺,不过若说可靠,我们门内就有个专门供修士往来的易物坊,其间买卖的都是自家人,比起外面来更叫人放心。我最近也在寻一些物事,正想明天去看一看,你若方便不如与我一道。”

    “那再好不过了!”

    她和秦韵传音搭话,聊得投机,互相约定好时间的时候,边上的师父终于起身了。

    望舒向秦韵点点头,站起身来,跟着师父一起拜别两位前辈,便随竹掌门安排的侍候弟子,走向一处幽静的小院。

    ……

    “师父,我灵石够的。”

    望舒见师父又扔给她一个储物袋,哭笑不得道。

    “你不是要去选些趁手的物事?都拿上,以防万一。”

    曲惊鸿听望舒说要自己出门买东西,倒也不拦着,大手一甩丢给她满满一袋灵石,他可不想这徒弟在外面一块灵石掰成两块花,吃顿饭吃不完还要“兜着走”。

    好吧,望舒看师父执意要她带上,只好把灵石揣到怀里,转身同秦韵一起出了小院。

    两人还不会御剑,骑在门内的仙鹤上,施施然想易物坊飞去。

    仙鹤羽毛蓬松柔软,望舒个头还小,她整个人陷在了毛绒绒里,舒舒服服地搂着仙鹤脖子,正感受着微风拂面,听得秦韵道,“曲前辈对你真好。”

    这倒是事实,师父虽然看着冷冰冰但是对他们师兄妹都是极好,钱财这些身外之物就不用说了,法术法宝也从不吝啬。

    望舒自己想着心里也美滋滋,见秦韵表情有些奇怪,回问道:“竹前辈平时对秦师姐很严苛吗?”

    “师父对我也是极好的。”秦韵见望舒似是想差了,急忙解释,“只是在钱财上面,不像曲前辈这般、这般出手阔绰。”

    她们师姐妹自从拜入师父门下,灵石向来只靠自己挣,按师父的话说自己辛苦得来的灵石花起来才更有滋味,不过今天她见曲前辈这般,怎么觉着长者赐的花起来才更爽嘛!

    唉!

    秦韵小声叹气,想到这次进知音谷试炼自己也提了个点子,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奖励。

    两人闲话几句,已经到了坊市位置。

    不过才巳时,这一溜的山道上已经站满了人,有买有卖,看起来井然有序,一点也不比外面的逊色。

    “秦韵,你来了!”

    她们刚落地,离她们较近的一个摊位,就有个姑娘冲秦韵招呼过来。